反派他过分美丽[穿书]

骑鲸南去

首页 >> 反派他过分美丽[穿书] >> 反派他过分美丽[穿书]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仙道第一小白脸 [希腊神话]大地之父 铜钱龛世 判官 绿茶翻车指南[快穿] 玉玺记 戏精穿进苦情剧 烈火浇愁 农家恶妇 掌中妖夫
反派他过分美丽[穿书] 骑鲸南去 - 反派他过分美丽[穿书]全文阅读 - 反派他过分美丽[穿书]txt下载 - 反派他过分美丽[穿书]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番外二(完)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六、家有好女

自从返回现世, 周望便留在了丹阳峰, 跟曲驰学习治山驭世之术。

起初,她只负责做些整理文书、审阅呈卷之类的小事。

由于自幼受周北南、曲驰、元如昼、陆御九四人熏陶,腹内的诗书风流虽然掩盖不过她一身萧朗轩举的武女之气,倒也足够她日常使用, 唯有将惯用的书写用具从树枝改为笔墨时多耗费了些工夫。

当她渐入佳境、能够得心应手地处理各类文卷后, 曲驰才允她做她擅长之事——将执导丹阳峰新入门的弟子近身武斗的事宜交与了周望。

周望的五官六分似其父,四分肖其母,生于蛮荒多年,却并未受到风沙刀剑、烈日霜雪的严相逼催,因而养出了过分雪白的皮肤和修长漂亮的四肢。

起初, 那些刚入内门的弟子们瞧见身量纤细、皎白如雪的周望, 都各自在心中犯起了嘀咕。

……这小姑娘细皮嫩肉的,如何执导武斗?

直到周望单臂将一柄重逾百斤的青铜长刀抡起、横扛于肩时, 大家才齐齐抽了口凉气, 不再腹诽。

周望知道, 要做近身武斗的执鞭者, 只能在纠斗中见真章。

她环视一圈, 颈骨咔咔活动一圈:“……不用灵力, 单拼刀剑。谁先来?”

当日,她以刀背对敌,连胜三十七场。

自此丹阳新升内门弟子对其心悦诚服, 但她年龄尚轻, 称其为师长略有些别扭, 周望自不会计较这个,于是,弟子们经过商量后,一口一个“周姑娘”地唤起了她,亲切得很。

眼看回到现世已是一年有余,周姑娘年已及笄,对现世中所谓的男女大防有所了解,然而她自己却不甚在意。

因此,当一次授课结束、被一名与她同龄、满脸绯红的年轻弟子拦下时,周望并未作他想。

她问:“你有何事?是不懂今日教授的心法吗?”

为方便练习刀剑,周望一头漆黑云发用一条发带绑起扎高,露出修长颈子,其上汗珠微微,在余晖下熠熠生光。

少年手心冒汗,视线只敢落在她的足尖上,同时双手并用、呈上了一份信函。

这动作恭敬郑重得很,周望便以为是要捎给曲驰的,信手接过来:“……这是?”

那小弟子脸红作一团,搓着衣角道:“叨扰周姑娘了……”

颤颤地说出六个字,穷尽了全部勇气的少年转身便跑,动若脱兔,周望叫都叫不住他。

周望颇费解地望着他的背影,将那信翻来覆去看了一遍。

信函上未曾署名,开口处还拿火漆封了,火漆的形状也与常规的圆印不同,是双鱼纹路,首尾相合,精巧得很。

她哪里懂得那颗将火漆刻成如此形状的少男之心,拿着信转回自己房间,将其与众多来信放在一起,一起送到了曲驰殿中,供他审阅。

将信送到后,她自行离去,准备晚练。

那封信放在所有信函的最上面,因此曲驰只一伸手便够到了。

注意到封口火漆的形状,他愣了一瞬,但还是动手将信拆开了。

第一遍他读得匆匆,一时没能明白其中含义,只发现这不是公文,等读到第二遍的一半时,他一张玉面刹那间涨得通红。

他将信放下,闭目冷静了片刻,起身点燃了犀照灯。

打从蛮荒回来后,徐行之又对几人的犀照灯做了调整修改,主体乃青玉所制,双耳三足,分三只烛盏。若想联络谁,只需点燃特定烛盏,便能灵意相通。

曲驰先点亮了应天川专属的烛盏,想了一想,把指尖燃着的灵火又凑到了风陵山与清凉谷之上。

小桃树听到殿内动静,探了一枝桃枝进来,看到三盏灯均亮了,吓了一大跳。

——三灯齐燃,必有大事。

丹阳峰是出什么紧要事务了吗?

而在看到连夜赶至丹阳的徐行之、周北南、元如昼及陆御九后,小桃树愈发忧心忡忡,连晚饭的灵丹水都少喝了几口,把枝桠悄悄探至窗口,听着里头的动静。

对现如今的四门之主来说,这的确是上上大事了。

因为他们之前谁都没养过闺女,这半路杀出的胆大包天的无名小子,竟让这群法力水准在早已在元婴上下徘徊的男人齐齐慌了神。

周北南气急地抱着臂,在屋内来回转悠:“我就说过!曲驰,你让她与那些年轻气盛的臭小子成日厮混在一处,能不出事儿吗!”

曲驰露出抱歉之色。

陆御九宽慰他道:“这不是还没出事呢吗,不过是一封信而已。”

周北南眼睛一瞪:“等到出事可就晚了!”

徐行之正在细看那张寄满了少年旖旎情思的情信,一边摇扇一边点评道:“这诗不错,与阿望相称得很。”

周北南夺过信来:“自诗经里抄来的,能不好吗?!”

他粗略看了一遍,越看越来气,一把将信纸掷下:“看看这个字,笔力虚浮,一看便知是腕力不足,就这样还敢肖想阿望?”

这已经是鸡蛋里挑骨头,陆御九都有点看不下去了:“好了好了,你又没亲眼瞧见人家,别妄下定论啊。”

周北南反应激烈异常:“最好别叫我瞧见他!”

一旁的元如昼蹲下,将纸捡起,细细阅读起来。

徐行之拿扇子支着下颌,认真分析道:“此信没有署名,没有落款,只在信头点明是给阿望的。看来此子性怯,这封信能送出,怕已是极大的勇气了。”

周北南哼了一声:“胆小如鼠!”

周北南这点评虽不算很公允,但徐行之也大致赞同这一判断:“与阿望性情大不相符,怕是很难携手一生。”

元如昼:“……”

她觉得这帮大老爷们儿有点反应过度了。

不过是一封未送到手的情信而已,怎么就扯到“携手一生”上去了?

徐行之却并不觉得自己这样联想有何不妥,转而问曲驰道:“找阿望来问过了吗?”

向来稳重如坐地鼎的曲驰竟难得有了愁容:“还没有。这种事情……我该如何问才好?”

陆御九试探着:“打听下那人性情总是可以的吧。”

曲驰揉一揉太阳穴:“小陆,你去试一试,可好?我在蛮荒多年,心智有失,那时与她倒是无话不谈,可现在找她谈这样的事情,难免有些……”

“我?”陆御九急忙摆手,“我不行的,我与她,这种事……”

他着急起来耳根都涨成了淡粉色,伸手去抓周北南的衣角:“北南,你是她舅舅,你与她最亲厚,也最能管她。你去跟她谈一谈。”

“我去说就我去说!”

这话脱口而出后,周北南诡异地沉默了片刻。

半晌,他牙疼似的吸了一口气,仿佛把刚才的豪情壮志一股脑儿咽下了肚:“……我去问什么啊?人一女孩儿家家,我与她再亲厚,这种事情也不是轻易问得的……”

东拉西扯了一堆,周北南才将矛头调转:“徐行之,你不是嘴皮子利索吗?你去!”

徐行之唇角一挑,似有嘲讽之意,笑得周北南额角直跳。然而他一开口,便是干脆利落的甩锅:“……如昼,你去。”

自从用过徐行之自拟的药方后,元如昼周身皮肉已渐渐恢复如初,只是药性未祛,不能见光,因此仍是一身玄色斗篷裹身,唯有一双如雪皓腕露在外面,将那满怀少年春心的信捧在手里。

她温声道:“众位师兄,可否听如昼一言呢?这是孩子们自己的事情,不如让阿望自己决定如何处理。若要我来安排,我会将这信依原样封好,送回阿望住处,如何料理,听凭她的心意就是。”

在场的四个男人不再说话了。

难得见到这四门之主各个发愣、不知所措的奇景,元如昼难免失笑。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关心则乱吧。

正当她如是想着时,她听到徐行之低叹了一声。

“若是我女儿,她爱和谁在一起便在一起,我在她身侧陪伴,能由得她随心所欲、放肆玩闹。”徐行之轻声道,“可阿望是雪尘的女儿。若是照顾不好,我没脸去见他。”

殿内众人一时黯然,直到一阵敲门声惊得那如豆灯火晃动了两下,凝滞的空气方才恢复流动。

推门而入的周望看到殿中集聚了这么多人,露出了意外之色:“舅舅,干爹,徐师兄,元师姐,你们……”

曲驰稳一稳心神,含笑询问:“夜练结束了?有何事?”

周望向殿中长辈一一行过简礼后,方才落落大方道:“我有一样习作,不慎混在今日交与干爹的信件中了,特来找寻。”

周北南一扬眉:“……习作?”

周望答:“我对着诗经练字,抄了一首喜爱的诗,为着好玩,还特意在信头写了自己的名字,权当是寄给自己的情诗,没想到今日收拾信件时,一时不察,将此信和其他公文一道送了来,还请干爹原谅。”

听到这样的解释,周北南豁然松了口气,释去了紧蹙的眉峰,但面上还紧绷着,佯作无事发生,将那信件从元如昼手上拿过,连信封一道递还给了周望,以长辈口气训道:“以后小心点儿,莫要再犯这等错误了。”

周望屈膝行礼:“是,舅舅。”

周北南又夸道:“字不错,秀气端丽,勤加练习,他日必有进益。”

领回了这差点惹出大祸的信件,周望踏出殿外,回首确认门扉已经关严,才快步走到那株小桃树前,小声道:“干娘,多谢。若不是你告诉我此事,舅舅他们定然要闹将起来的。”

小桃树晃了晃,拿细细的枝头蹭蹭她的手背。

周望懂得它的意思,亲昵地抚着它的枝端:“我晓得,我晓得。我自有主张,干娘不必忧心。”

周望怀揣着信向外走去,行出不远,便在暗处瞧见一个正等待着她的人。

对此,周望并无多少意外。

她清楚自己的谎撒得并不高明,虽说足以瞒过舅舅,但干爹与徐师兄绝不是可轻易瞒哄过去的。干爹性子温和,不会过多追问,因此唯一会找她细谈的,只剩下徐师兄了。

她驻足唤道:“徐师兄。”

徐行之果真从暗处步出,笑道:“阿望,陪徐师兄喝酒去?”

二人寻了处僻静宫殿,于后殿台阶上坐下。

夜凉如水,酒却温热。徐行之斟了个杯底儿给周望,周望接来一饮而尽,以杯底相示,徐行之便会了意,笑着给她斟了满杯:“慢着点喝,小心上头。”

周望依言,小小呷了一口。

徐行之自斟一杯,也不多避讳,单刀直入地问道:“那小孩儿怎么样?面相如何?品行如何?叫什么名字?”

周望抚抚鼻尖,笑道:“徐师兄,你这是为难我。我教的弟子那么多,个个都记住名字脾性,也忒难了些。而且他害羞得很,也没叫我看清脸。”

不等徐行之再问,那爽朗的少女便径直道:“不过,徐师兄莫要担心。我心中有分寸,知道该如何做。”

“我听干娘说过许多儿女情长的故事和话本,心中确实也有向往。”周望道,“可清凉谷与应天川,都在看着我,我不能叫舅舅丢人,也不能叫我父母难堪,既是决定留在世间,不再回蛮荒,万丈红尘,天地迂阔,我就该活出个样子来。至于情·爱之事,讲求一个缘字,不来就不来,既然来了,我不会怕,亦不会躲。”

她这般通透,倒叫准备了一肚子话的徐行之没了劝导的必要。

于是,千言万语都化作了一声浅笑:“行,不说了。来,喝酒。”

二人碰杯时,徐行之不禁想道,那给周望写情书的少年,眼界还是小了些。

周望这样的女子,更配得上“淡柔情于俗内,负雅志于高云”这句诗词。

如果说出殿前徐行之还对周望不甚放心,听到她这番话,总算是能彻底安下心来了。

第二日武训时,周望在百人行伍中辨认出了那递送情信的少年,趁无人注意时,对他点了一点,示意他在武训结束后来找自己。

少年兴冲冲地依约前来,得到的却是一封退还回来的情信。

面对沮丧得说不出话来的少年,周望坦荡地直视于他,说:“抱歉。”

少年抽一抽发红的鼻子,弱声道:“是我配不上你。”

“没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周望道,“我周望不是什么高不可攀之人。”

少年闻言,惊喜且茫然地抬起头来。

四下起了些风,掀起了周望束成马尾的长发。

“……姜弥生。”周望负手,大方道,“若你当真对我有意,向我干爹舅舅提聘便是。他们自小将我养大,于我有深恩大德,你若要向我示好,不得到他们首肯,不在他们面前有所建树,怕是不成的。”

少年呆呆地望向她,一颗心跳得宛如擂鼓:“周姑娘,你记得我叫什么?!”

周望不答,只是浅浅一笑。

……妆罢立春风,一笑千金少。

名唤姜弥生的弟子羞红了脸庞,声音稍微提起了些:“可我现在……刚入内门不久,若想入了山主和周川主的眼,在他们面前有所建树,恐怕一时难以……”

周望将耳前碎发随意夹至耳后,笑道:“那便快一些赶上。我周望脾性急,向来是不爱等人的。”

姜弥生终于有勇气直视周望了。

他认真地看着她,以许诺的口吻郑重道:“……我会的。”

周望笑着点一点头,正欲转身离去时想起了些什么,自腰间取出那枚双鱼纹的火漆油印,夹在指尖,晃了一晃,赞道:“刻得不错,我当纪念物收下了。”

直至周望的窈窕身影自视线中消失,姜弥生才将被自己攥得发烫发软的情信举起,将里面的纸张取出。

薄薄一张纸上,写着他于深夜时分、一笔一划认真抄录出的情诗。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

有美一人,婉如清扬。

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少年把信纸轻轻贴于胸口,温和的双眸里跳着两簇爱恋的火,把他自己的脸都灼得发起热来。

※※※※※※※※※※※※※※※※※※※※

一直难以抉择,不知道番外最后一章该写些什么,写光妹和师兄的美好生活,还是写四门嬉笑打闹的日常。

最后选择用小周望的故事结尾,也算是对他们的光明未来埋下希望的火种。

在每个人心里,大抵都有一个“反派”,但也有一个“过分美丽”之人。

以美丽的光妹始,以美丽的阿望终,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遥相呼应了。

万丈红尘三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酒饮尽了,茶饮罢了,也该散场了。

《反派他过分美丽》,至此正文+番外正式完结,谢谢大家的喜欢。

新文《不要在垃圾桶里找男朋友》五一后开文,希望支持呀【捧脸

请大家记得我们的网站:彩虹文学网(m.caihongwenxue.com)反派他过分美丽[穿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特种兵之死神教官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嫁纨绔 大唐不良人 我妈她才18岁 百年好合 我在年代文里吃瓜 无敌神龙养成系统 逆世凰尊:魔妻太狂肆 仙帝归来在都市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皇后命不久矣 九全十美 穿成男主白月光怎么破 末日乐园 全洪荒都听说东皇有喜了 庶得容易 我能听见你的声音 一世之尊 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
经典收藏 不知阿姐是男主 神医毒女:逆天四小姐 饲鬼 四嫁 如珠似玉 戏精女配[快穿] 谋家 杀破狼 锦帐春 穿成大佬的小仙女 为你而生(快穿) 黑月光拿稳BE剧本 君为下 文物不好惹 天下 再入侯门 逆天神妃至上 魔帝渎仙秘史(修真) 修真在异界 帝王娇宠
最近更新 暴富后我要盖座大观园 [综]我在故宫装喵的日子 [红楼]公主自救手册 一篇古早狗血虐文 东厂观察笔记 鸾鸣仙穹 摘仙令 我在名著世界优雅老去 高危职业二师姐 太子失忆后被我拱了 借剑 媵宠 快穿花式虐渣攻略 神医弃女 消除你的执念[快穿] 快穿之如何转危为安 惹朱色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混元修真录[重生] [三国红楼拉郎]金风玉露歌
反派他过分美丽[穿书] 骑鲸南去 - 反派他过分美丽[穿书]txt下载 - 反派他过分美丽[穿书]最新章节 - 反派他过分美丽[穿书]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