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图案卷集·续

耳雅

首页 >> 龙图案卷集·续 >> 龙图案卷集·续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大清厚黑日常 红楼之林家谨玉 大管家,小娘子 快穿之并非什么善男信女 嫡结良缘 穿越天是红河岸 千生序,九荒引 巧为农家女 晓风书院的八卦事 暖君
龙图案卷集·续 耳雅 - 龙图案卷集·续全文阅读 - 龙图案卷集·续txt下载 - 龙图案卷集·续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77 井中人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一个木鱼, 真的就引出了最重要的那条线索, 展昭终于是见到了那个苦寻多日的幕后真凶。

然而, 白玉堂一把按住要提着巨阙去砍了魏鑫的展昭,“猫儿,冷静。”

展昭后槽牙磨得嘎吱响, 他也知道白玉堂为什么让他冷静,的确也需要冷静,因为眼下有个最棘手的问题——没证据!

再怎么说,魏鑫也是朝廷命官, 还是先皇的侍卫,无凭无据的怎么抓人?总不能说是因为通过“幻觉”辨识出来的凶手吧。

“这小子谨慎的很,当年那些被拐的孩子大多什么都不记得,但凡想起一点跟他有关的,结果都跟柳素似的昏迷不醒生命垂危。”展昭窝火, “好想直接宰掉他!”

五爷其实觉得这个提议也挺好的, 省得麻烦,就松开按着展昭胳膊的手, “那就宰了他剁碎喂狗, 神不知鬼不觉!”

展昭瞄了五爷一眼, “谁家狗这么倒霉要吃这玩意儿。”

白玉堂让他逗笑了, 问,“那是去宰还是回去继续查?”

展昭这会儿火气也消了, “这个提议先搁置, 实在查不到了再宰掉他, 先回开封府!”

展昭拽着五爷回去,一路上嘀嘀咕咕整理到目前搜集到的所有线索,觉得魏鑫再牛一个人也干不了那么多事情,肯定还有同党!

五爷也同意展昭的看法,

……

与此同时,皇宫内。

南宫和陈公公一起寻找那枚紫色龙纹锦缎的垫子,但翻箱倒柜寻了良久,也没发现。

陈公公摸了摸下巴——莫不是过了这么多年,遗失了?

南宫想了想,问,“会不会在太后念佛的佛堂里?”

陈公公觉得有这个可能,就算没有,问问太后,没准她会知道。

二人就去求见太后,说来也巧,太后就在佛堂里。

柳公公迎出来问二人何事,二位简单一说,柳公公点了点头,“还真有!那垫子就在佛堂里。”

二人喜出望外。

柳公公进去佛堂,没多久就拿了出来,递给二人。。

陈公公和南宫纪拿着垫子就回御书房找赵祯去了。

这会儿,书房里除了皇上,八王和太师都在。

南宫在门口望了一眼,赵祯就对他招招手。

赵祯看来已经跟太师和八王聊了这案子了,估计也是想问问两人的看法。

见南宫拿着垫子进来,赵祯笑了,“还真找到了?”

南宫回禀说是在太后念经的佛堂里找到的。

赵祯伸手接过去,捏了捏,又在耳边晃了晃,也没察觉出什么不妥。

八王和太师也都看了一会儿,太师捏了一阵,说,“里头好似是有东西。”

赵祯让南宫拆开垫子来看看。

南宫小心地拆开了缝线,摸索了一阵,从棉絮里抽出一封信来。

赵祯接过信,就见信封上有先皇落款,拆开封,里头薄薄两页信纸。

赵祯仔细看完之后,叹了口气。

太师和八王爷对视了一眼,都好奇地看赵祯。

赵祯将两张信纸递给了他俩,示意他们看看。

二位大人就凑到一起看,信上的内容非常简单,先皇早年已然察觉魏鑫有些问题,经过一番调查之后,知道他与五子教有关。

交代完之后,先皇在第一张信纸上列出了几个名字,这几人都是私下与魏鑫交往甚密的官员,而且还是跟魏鑫差不多时间来到开封的,可能跟他一样,都是五子教的。

八王指了指其中的几个名字看了眼太师。

太师捧着茶杯点点头——都是老臣子了。

第二页信上,先皇还替魏鑫讲了个情,说是魏鑫当年给他帮过不少忙,如果日后出了什么纰漏,也念在旧情放他一马。

八王将信还给了皇上。

赵祯笑着摇摇头,伸手,抽出了第一张信纸,交给了南宫纪,“拿去开封府给展昭。”

南宫接了那张信纸,就见赵祯拿起第二张信纸,递给了一旁正拿着根银签挑油灯芯的陈公公。

陈公公接过那张信纸,也没看,就在油灯上点燃,放到了一旁的银碗里。

看着那张信纸被烧成灰,八王微微地笑了笑,太师也对赵祯点头,“皇上圣明。”

赵祯淡淡一笑,“先皇圣明才对。”

众人会心一笑,南宫纪拿着信纸就出了书房。

一路揣着信纸走出皇宫,南宫心里反复想,如果展昭他们在时,陈公公提了垫子的事情,当时就找到了这封信,那是怎么个结果?

皇上会不会烧第二张信纸呢?以五子教这种丧尽天良的罪行,是绝对不可以姑息的。

但先皇有遗旨,当着外人的面,是烧还是不烧?这里头就相当微妙了。如果不烧,开封府的人肯定会有意见,但皇上毕竟九五之尊,也不能说怕臣子有意见就连先皇的遗旨都违抗吧?就算烧了,先皇包庇魏鑫那样的恶人,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总之只要是被人看到第二张信纸,皇上就很被动了。

而现在这样就刚刚好,八王爷和庞太师都是皇上的亲人,都不会往外说这事儿,自己和陈公公更不可能说,世人所知道的,就是先皇当年留下的几个嫌疑人的名字……正如皇上所说,可不就是先皇圣明么。

南宫再次叹了口气——自己虽然自小跟在皇上身边,但感觉只是很单纯地做了一个侍卫,说到为官真的是差太远,可能有些东西并不是学就能学会的吧。

南宫走到开封府门口,正碰上探访了枢密院回来的展昭和白玉堂。

打了个照面,南宫就将信纸递给了展昭。

展昭接过来一看,惊讶,“这是……”

“那紫垫子在太后念经的佛堂里找到了,里面藏着先皇的一封信,皇上让我拿过来给你们。”

展昭跟南宫道了谢,也说他们看过了,魏鑫就是当年的真凶。

南宫点头,说回去跟皇上回禀一声,就告辞走了。

展昭拿着信跟白玉堂一起往里走,两人倒是也有些意外,先皇人感觉比想象中靠谱啊,起码还蛮细致。

进了开封府,院子里有很多人。

包大人正坐在院中,亲自接待三位老人家。两位老太一个老头儿,这会儿看着似乎都挺激动的,老头儿正指着桌上一张画像跟包大人哭诉,两位老太太坐在一旁擦眼泪。

展昭走进去,问靠着门廊的霖夜火,“当年的幸存者?”

霖夜火点头,伸手指着坐在包大人左边的那位老太太,“那老太太就是原先杨柳村的幸存者,她是从枯井里爬出来的,她认识柳素和柳素的爹娘。另外两个都是其他村的幸存者,当年也被当成死人丢进了枯井或者乱葬岗,最后爬出来的。”

展昭走了过去,五爷站在门廊另一侧的柱子边,跟霖夜火一起看院子里的情况。

展昭顺手将单子递给了包大人。

包大人看完之后脸黢黑,赵普挺好奇凑过来看。自家亲爹的字迹他自然是认得,拿过来看完,九王爷还翻了翻,问展昭,“就一张?”

展昭点点头。

赵普撇撇嘴,也没多说什么,但总觉得这个不是他老子的画风,通常没这么靠谱吧。

龙图阁里收藏着所有官员的名册,都配有画像,有了名字就很好找了,包大人让几位师爷去将画像都找出来,给几位老人家认一认。

桌上摆着的正是魏鑫的画像,几位老人家都认出了,说他就是当时的主谋,带头屠村的大哥。

包大人问展昭见过魏鑫了没,展昭说看见了,就是他。

没多久,师爷们把画像都找来了,给几位老人家过目。

几位老人泣不成声,都说这几人当年参与了屠村。

包大人点头,安慰几位老人家,说一定将当年五子教所有凶手正法,还被害死的村民一个公道。

展昭见几位老人家情绪平复了一些,就问众人,“当时有小朋友躲在柜子里的情况发生么?”

几位老人家都点头,说当时村里很多大人把小孩儿藏在柜子里,自己跑出去跟那些五子教的凶手拼命,可惜根本斗不过。

霖夜火小声问白玉堂,“除了这三位老人家,并没有其他人证物证吧?”

五爷点了点头,“那个牛头人不知道该怎么算。”

霖夜火也点头,“伍家山庄搞了个乱子之后就没出现过了。”

两人正聊着,就感觉有人戳了一下他俩的肩膀。

两人同时一回头,只见眼前出现了一个铜制的牛头。

“哗!”

霖夜火蹦了起来,连白玉堂都被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

众人也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了,都望过来。

就见门口,白龙王捧着那个铜制的牛头佛像,正看着被吓着了的白玉堂和霖夜火闷闷地乐。

众人愣了一下,都站了起来。

霖夜火问白龙王,“老爷子,这牛头……”

“微尘刚才叫我去拿的,今早有个小孩儿捧着送去南安,据说是一个大叔托他送过去的,还说是物归原主。”白龙王说着,从腰间抽出一封信来,“还有封信。”

五爷接过信,信上写着“开封府”三个字,展昭也过来了,将信拆开众人传阅。

信上寥寥数语,说自己借用这牛头想要唤醒被禁锢的人,但不得其法,好在开封有高人,愿真相大白,惩治恶教,告慰死者在天之灵。

另外还罗列了一些当年被五子教屠戮的村庄,一些抛尸的乱葬岗,还有一些凶巷移宅的地址。

信的最后,落款是井中人。

“井中人……意思也是个当年的幸存者么?”赵普皱起眉,“所以他偷了牛头大老远跑来开封府,就是为了揭露魏鑫他们那一伙人的?”

包大人叹了口气,自言自语来了一句,“本府是不是该普及一下鸣冤鼓的用法?有什么冤情直接上门口敲鼓不行么?”

众人也觉得牛头人这一路操作有点复杂,真的只是为了揭露当年案情?包大人说的没错啊,直接报官多好?

白玉堂拿出之前他和展昭在驿馆外找到的藏在石洞里的,写着“素心人”的纸条。

两厢一对比,信和纸条是同样的字迹。

“那杀那个白发衙役的就是牛头人么?”

众人也都拿不准此人的真正目的究竟是什么。

“那牛头人脱了铜牛首,是不是就难抓了?”霖夜火觉得高难度,混在路上大家都一样,谁也没见过此人真面目。

“先不去管他,眼下好好调查一下这几个人。”包大人将两封信放到了桌上,“详细调查这些人和这些地方,当务之急找出这些人犯案的罪证,将五子教连根拔起!”

众人都分头去调查了。

开封府里,展昭和白玉堂先去后院看一看昏迷不醒的柳素他们几个,如果这些人可以醒,就能提供更多证据。

……

二人走到后院,就见院子里,小良子正在一片空地上练功,一旁的石桌上,小四子盘腿坐在桌子上,手里捧着个药罐正在捣药。

往脸上看,小四子似乎是心情不太好,手里吧嗒吧嗒捣着药,人却在发呆……

展昭走进院子,到小四子身旁,伸手对着他鼓鼓的腮帮子戳了一下。

小四子瞧了一眼展昭。

五爷在小四子身旁坐下,仔细瞧瞧他,发现眼圈儿红红的,就问,“怎么了?”

小四子扁扁嘴,说,“姐姐就快要不行了呢。”

展昭和白玉堂还愣了一下,哪个姐姐?但又一想,一起问,“你说柳素?”

小四子点点头。

房间里,公孙拿着药箱子走了出来,公孙的脸色和小四子差不多,也是忧心忡忡。

展昭和白玉堂都问他怎么样了,公孙摇摇头,“不妙,柳素很虚弱,可能撑不过两天了。”

公孙问展昭,“有什么办法能让她们醒过来么?按理你的内力应该不比魏鑫的低,实在不行让殷候试试?能让她从幻境里出来就有救。不止柳素,另外那几个也撑不住多久的!”

展昭也为难,“他们都不肯从柜子里出来。”

“柜子……”公孙挠挠头。

“刚才那几个老人家不是说了么。”白玉堂道,“当年五子教屠村的时候,小孩儿都被大人藏进了柜子里。他们最后应该都是被五子教的人抓出来的,出了柜子,他们看到的就是被丢在枯井里的大人尸体。”

“所以他们不想从柜子里出来?之后的记忆都被消除了,但受幻术影响恢复了记忆,以那道柜门就是分界线,柜门之外就是恐惧和痛苦,小孩子么,当然躲在柜子里不出来……”

公孙越说越气,拿过小四子手里的药罐哐哐捣药。

“感觉光靠内力高不顶用。”白玉堂也皱眉,“越是恢复记忆越是害怕,越是走不出来。”

“有办法让他们不害怕么?”公孙停下手,看展昭和白玉堂,“你俩那么大高手想想办法!”

五爷也觉得没辙,“可是人已经死了,如果能回到五子教还没进村之前,那就简单了,把那群人堵在村外全部宰掉就完事儿了。”

白玉堂是随口一说,说完,展昭却盯着他看了起来。

五爷也抬头看看他,两人就这么互看着也不说话,良久,公孙“咳咳”两声。

展昭也不知道是听到了,还是回神了,他突然伸手,轻轻敲了敲桌面,来了一句,“我想到个办法。”

小四子往展昭身旁挪了挪,“猫猫你想到办法了?”

展昭点了点头,“把那些人都引到这里来!”

“你说魏鑫他们?”白玉堂问,“引来之后呢?”

展昭微微一笑,“就按你说的,带他们回到过去,在他们进村之前,宰掉他们!”

公孙和白玉堂都盯着展昭瞧。

小良子也跑过来了,问展昭,“可要怎么把大活人带到过去呢?”

展昭问众人,“谁见过没被屠村之前的杨柳村?”

众人想了想,“柳素,还有……”

“魏鑫他们那群人。”白玉堂也点头,明白了展昭的意思。

公孙继续捣药,似乎是消气了一些,边嘱咐展昭,“一定要剁碎了喂狗哦!”

展昭也无奈——狗招谁惹谁了?

※※※※※※※※※※※※※※※※※※※※

这里的先皇是赵普的爹,赵祯的爷爷。 总共三朝。

请大家记得我们的网站:彩虹文学网(m.caihongwenxue.com)龙图案卷集·续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她每天都在撩我 霸气外露 (重生)竞剑之锋 飞来横犬 解梦师在娱乐圈 破云2吞海 重生之鸡毛蒜皮 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 忠犬遍地走[综] 游戏加载中 坤宁 千王Ⅰ(骗王之王) 风云之神话 七零年代万元户 游龙随月 重生从童星开始 重生之谢八爷 全宇宙最后一只猫 东方不败之暖阳 无疆
经典收藏 奸臣之女 古代地主婆 妙偶天成 宫妆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续命师尊 傲娇女王:丞相大人狠腹黑 国师帮帮忙 清穿之影帝重生帝王家 重生之翻身贫家女 毒后重生计 丑媳多作怪 (射雕)陶华 穿越之天雷一部 闺中记 重生女配逆袭之孤女皇后 红楼之玉润冰炎 旺夫小哑妻 千金记 世嫁
最近更新 重生妖女策天下 巧为农家女 天赐良婿 重生后我成了反派的小祖宗 一品仵作 旺夫小哑妻 快穿之并非什么善男信女 凤踏九霄之逆天魔妃 庶妃心计 花颜策 吾家娇女 盛宠之嫡妻归来 一品容华 金凤华庭 孤女勤王 朕是红颜祸水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 画春光 暖君 我家爹娘超凶的
龙图案卷集·续 耳雅 - 龙图案卷集·续txt下载 - 龙图案卷集·续最新章节 - 龙图案卷集·续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